恶疾

更新时间:2020-05-20 15:46:52

1

有那么一会儿,我的注意力很不集中,仿佛我即将要做的事情简直用不着多费心思,反而那些毫不相干的虫鸣鸟叫才真正值得关注,或许我会在不经意间看出一些征兆,以此来证明这个早晨将有大事发生。

此时的太阳是一只过于调皮的麻雀,它在先寿的肩头跳跃着,试图吸引我的目光,然而,清晨的阳光宛如利刃,随时有可能刺穿我的双眼。

我真切地体会到自己的双眸早已生锈,再也无法直视哪怕近在咫尺的缤纷景象,我便闭上眼睛,以求融入那浑浊的黑暗。

我感觉自己的手臂在一路颠簸中早已垂了下去,手指似乎掠过了嫩绿的草丛,而今又触摸到了柔软的花瓣,指尖一凉,呃,恐怕是沾上了水滴,一颗还没来得及滑落到泥土中的露珠。只要扇动鼻翼,轻吸一口气,马上便可以嗅到淡淡的花香,我想象着橙色的小花,漫山遍野的,真是漂亮。

不知什么时候起,耳边粗重的喘息声不见了踪影,想必是到了山顶。我睁开眼睛,用手遮挡着锋利的阳光,同时,对着蓝盈盈的天空露出笑容。

橙子,我终于可以不用再去找你了,我累了,本以为找到你后,我便可以获得一些休息的时间。

但是,现在你就在我面前,我却感觉好戏才刚刚上演。

先寿把我放在地上,杂草在我脸颊上撩拨,透过晃动的草叶,我看到了先寿沟壑纵横的脸,他的眼珠像烧焦的木炭一般,仿佛还在冒着青烟。我不由得舔了一下龟裂的嘴唇,努力咽下一口唾沫,嗓子却仍是干得发疼。

风把草丛和野花吹得簌簌作响,却无法带来一丝清凉,只能让空气更为干燥。我突然产生了错觉,整座山峰在迎风而动,我则会跟着去往另一个有趣的地方,一路与蜂蝶为伴,和花香同行。

山很高,眼前的先寿是站在山上的,他在我眼里,确实是比山还要高了。

我发现先寿并没有看我,他一直望着山下的村子,直到离开,他都不曾看过我一眼,只是冷冷地说:“我先去那边看一下。”然后,他几乎悄无声息地从我身旁绕过,朝山神庙的方向走去。

我仰面躺在松软的草丛里,眼前的野草随风起伏,光线便随之忽明忽暗,天很蓝,白云缓慢地游移。我无所事事,惟有等待。

来吧,所有的一切。

2

我是专程来找你的。

希望你见到我时,会很开心,你的眼睛或许会像刚刚擦拭过的玻璃一样变得亮闪闪的。你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有可能会把正在处理的任何事情都搁在一边,一蹦一跳地向我跑来。

我们也许会一口气跑到山顶某个空旷的地方,然后坐下来看着麻雀飞向树丛,晚霞染红天际。我们或者互诉衷肠,或者干脆沉默不语。你若困了,便靠在我肩膀上小憩一会儿,微风徐徐,你柔顺的秀发上会散发出山泉的清香,而我,只愿静静地看着你。

我想,在谈正事之前,我们完全有必要尽情享受一番来之不易的自由时光。

视野里出现卫生所时,我的心狂跳不已,以至于整个身体似乎要颤抖起来。

距离大门大约还有十米时,我便开始喊你的名字:“橙子!橙子!”

声音像遁入了无底深渊,又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化解和吸收,空气因此而变得干涩、滞重。

我放慢了脚步,然后,我看到了卫生所大门上挂着的那把元宝形状的大锁。我迟疑片刻,透过门缝往院子里看去,地面上积满了灰尘,一棵垂柳枝叶茂密,心安理得地站在院子南边,北边一排房子的门上从左往右依次写着诊室、输液间、药房,屋檐下的蜘蛛上,一只肥大的蜘蛛在酣睡。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重新凑近门缝,所看到的情形并无任何改变。

这个偏远的村落,我完全不了解,先下了长途车,又换乘农民师傅的手扶拖拉机,最终在因山洪而垮塌的屋梁山隧道入口前改成步行,后来又翻过一座山头,我终于来到了你在信里提到的南坡村,找到了你所在的卫生所,但是,我只能看到一个荒芜的院落,没有你。

目前,太阳即将西沉,我抬头看着刚刚翻过的山峰,感觉一阵眩晕,连忙蹲下来大口喘气,脑门直冒冷汗。

眼前有人影一晃而过,我咬牙站起身来,一个留长辫子的中年妇女直勾勾地盯着我看,似乎毫不掩饰内心的好奇,她手里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这孩子手握一根柳枝,在空中挥舞,似乎正在驱赶着想象中的蚊虫。

我走到她们跟前,对长辫子妇女说:“你好,我找卫生所的张橙医生。”

她用地道的方言回答了我,声音洪亮,但我听不懂。

我摇了摇头,准备离开,我需要找到村委会,村里的干部兴许更容易沟通。

我道了谢,正要转身时,那个小女孩用生涩的普通话重复了刚才妇女所说的话。

这一次,我听得真真切切。

我一直记得,小女孩带着开玩笑的表情对我说:“妈妈说,你要是来看病,就去找先寿,那个叫张橙的,是个妖精!”

路旁的杨树像从土里伸出的巨大手臂,把月光遮蔽得甚是严实,沿途经过的大多数院子都黑漆漆的,偶尔会从窗口看到跳动的烛火。

看来,今夜全村停电。

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去往村北的根慧家,根据小女孩稚嫩且缺乏条理的描述,我依稀了解到根慧家里没有妻儿老小,方便留宿。

橙子,我必须找到你,我在心中默默祈祷,脚下这条路走到尽头,你就会突然出现,冲我露出俏皮的笑容。我攥紧拳头,用指甲掐着手心,一遍又一遍地念着你的名字,橙子,橙子……

顺着路走到尽头,向右一转,月光突然毫无征兆地洒遍我全身,路边不再种有杨树,而是排列着齐整的农舍。

银白的月光下,一个穿着枣红色衣服的小孩哭喊着从我身边跑过,惊叫声撕裂了宁静的夜,我头皮一阵发麻,心脏剧烈地撞击着胸腔,这孩子的嗓音尖锐,有着惊人的穿透力。瞬间,小孩已经跑远了,我却站在原地,无法迈出脚步。马上,我明白了引起孩子尖叫的原因,一个单薄的身影向我这边移动,这人头发胡乱披在肩上,左手拿一根足以把人击昏的木棍,右手端一只破旧的瓷碗,穿一身沾满黄土和油渍的单衣,一只脚穿红色高跟鞋,另一只脚却穿着露出大脚趾的千层底布鞋。我看着这个穿着奇异的人一步步走来。凭借其嘴里发出的莫名其妙的呻吟,我可以判断她是女性。由于鞋子高低不同,她走起路来磕磕绊绊,在并不顺利的行走过程中,她始终低头盯着路面。最引人瞩目的,恐怕是她的身材,她腰以上的部分几乎与地面平行,这使得她的躯体呈现出一个骇人的直角。她从我身边经过时,我闻到了变质食物和汗水混合的味道。

我感觉一股寒气在胃里翻腾,连忙加快了脚步,就在不远处,我已经看到了根慧家用篱笆围成的院墙。

院门敞开着,院里只有北边有间石头砌成的屋子,四周靠近篱笆墙的地方,杂物一类的东西堆得像是小山。脚下的野草几乎要漫过膝盖了,借助窗口摇曳的烛光,我看到屋里有人影在晃动,也听到了餐具碰撞发出的声响。

我敲了敲屋门,没有动静,正在犹豫要不要直接进去时,门却被猛地拉开了。

突然出现在门口的这个男人 着上身,咧开嘴冲我笑,我首先看到了他又黄又大的门牙。这无疑就是根慧。

看清我的面容后,根慧像刹车一样收回了笑容,同时用圆鼓鼓的眼睛瞪着我。

我尽可能吐字清晰地对他说:“我是来找张橙医生的,我刚翻过一座山,现在很累,一对母女说您这里可以借宿,是吗?”怕他听不懂,我一边说,一边加上了笨拙的手势。

根慧又冲我一笑,拍了下我的手臂,头往屋里一甩,示意我进去。

我总算松了口气,走进根慧的屋子。

昏黄的烛火在急促地跳跃,我投射在墙壁上的影子张牙舞爪。疲惫马上击垮了我,我扶着墙走到一张简易的木板床边,未及脱鞋便一头栽倒下去。

橙子,我的腿肿了一圈,我的头很晕,嗓子里像着了火,但更为重要的是,我不知你现在身在何处,或许像以前一样,你在墙的另一头,我看不到你,但可以真切地感觉到你的存在。

4

亦真先生道席

拜启者

以我目前的处境来看,能够用铅笔修书一封,大概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罢。

我不能确定先生阅信的时间,这恐怕要取决于亚男(帮我送信的小姑娘)什么时候进城了,不过,听闻屋梁山隧道通车在即,我想,用不了太久,亚男就会把这封信投进清河镇的邮筒了。

有一点大抵可以确定,当您读到这封于慌乱之中潦草写成的短信时,我已经远离人世了,我在位于屋梁山南麓的南坡村染上了罕见的恶疾,纵使华佗在世,大约也是回天乏术了。

提笔之际,雪下得更紧了,倒像是孙大圣闹翻了天宫,把一树的梨花一股脑倾倒在了人间。适才,那个唤作福来的乡亲出门去了,他也是个极有趣的人,闲来和我说了不少的话,他自称身上有家传的功夫,且能使一手好枪棒,几年前上山去,曾一脚踢晕一只狗熊。当然,他这话是断然不能当真的。

遥想当年,先生在连队讲学时,亦是下雪的天气,我与先生一见如故,豪饮千杯,彻夜长谈,那是何等痛快的情景。

先生曾言,悲剧的根源是变化,我深以为然,世事的变迁难以预料,对于卑微的个人而言,所谓的自我意识,所谓的选择权利,不过是上天开的一个玩笑罢了,这无疑是悲哀的。我怎能忘记先生谈及往事时的老泪纵横?我又怎能忍心让您顶着风湿骨痛亲自来寻访故地?也罢,也罢,我宁愿代替先生受累,原以为,这次我会把吴漫霓带到先生的卧榻之侧,以了先生夙愿,岂料我竟如此福薄,再不能与先生对酒当歌,这或许便是造物主为我量身定做的结局罢。

我今次远行,不单是为了找寻先生昔日的恋人。说来惭愧,我虽不才,却也承蒙诸神庇佑,竟有一女子愿意伴我左右,去年洪灾后,她作为医生来到村里的卫生所,工作至今。怎奈我一来便赶上降雪,再加之恶疾肆虐,迄今为止,我在村里竟不能见她一面。

福来顶着大雪回来了,他从风雪中带回了我爱人张橙死亡的消息。我仍记得火车发出的那声直冲云霄的长鸣,张橙躲在车窗后偷偷抹着眼泪,列车疾驰而去,站台上早已空无人烟,我却一直站在仲夏夜的路灯下,就着昏黄的灯光打开张橙留给我的那张字条,上面清楚无误地写着:我在清河镇人民医院实习结束后,我们就结婚。

福来说张橙死于恶疾时,我的心里竟又出现了一辆火车,它载着我的张橙永远地走了。

后来,那个留着长辫子的村妇又来了,福来去里屋与她说话,亚男走到我身边来,我便用她的铅笔在她的作业本上写下了这封信。

篇幅所限,只能就此搁笔了。

我也准备去街上走动一下了,兴许可以走到停放张橙遗体的地方,倘若能与她一同下葬,那便是我的福气了,几天后,我们的坟头就会被新雪覆盖了。

最后,正如我反复强调的那样,如今南坡村传染病盛行,医疗条件简陋,学生恳请先生推迟行程,务必不要来此地冒险!愿先生保重身体,福寿延年。

顺祝文祺。

杜军手书

1998年12月27日

我把信叠好,交给亚男,顺手摸了摸她的头。这孩子瘪着粉嫩的小嘴,眼睛眨巴了几下,两行泪便顺着脸颊流了下去,她快速地用手背在胖乎乎的小脸上一抹。

“你看起来不像有病。”亚男轻声说。

我警觉地环顾了一圈四周,说:“我真的是病了。”

亚男把嘴一嘟,说:“你没病。”

我努力让脸部肌肉放松下来,尝试着露出微笑,用尽可能平静的声音说:“孩子,我病了。”

一缕阳光从天窗射下,把漂浮着的尘埃映照得宛如一群机灵的蝌蚪。

我久久地看着阳光下的亚男,看着她长长的睫毛,看着她睫毛上挂着的一闪一闪的泪珠。

门外有脚步声传来,我用手势提醒亚男不要出声,同时快速地扫了一眼身后,亚男马上心领神会,窜到我身后的草垛上,我把盖在自己身上的油布扯下来,盖在亚男身上。

门发出沉重的声响,一个身材瘦削的老人走进草料房来,是先寿。

我眼前一阵阵发黑,先寿的身形虽不至于魁梧,却足以遮挡屋里仅存的一束光线。

长期保持坐姿,我的左腿早已发麻,我用手撑着地面,把身体的重量压在右腿上,终于站了起来,我牢牢地盯着先寿的眼睛,死死地咬着后槽牙,感觉体内似有岩浆在涌动。我们都颇具默契地保持沉默,惟有先寿身上的中药味在空气里恣意蔓延。

然后,我想到了你,橙子,我总是在不经意间就会想起你,我们之间的距离居然会这么近,我相信你仍然在这里,只是人们看不到你而已。如果我在此处大喊一声,你没准都会听到我的声音,我想象着你身披一层薄纱,独自一人穿过大街小巷,有时,狂风吹散你的长发,而你始终低头不语……我叹了口气,把目光移到别处,淡淡地一笑,鼻头却开始发酸。

先寿也不再看我,他把额头的诸多皱纹簇拥在一起,用研读《本草纲目》般的认真神情看着我身后的草垛。

我突然紧张起来,我几乎忘了亚男还在那里呢,我握紧拳头,手心马上沁出了汗水。

先寿猛地掀开盖在亚男身上的油布,我的身子随之一颤。

共 4980 字 11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阅完这一篇洋洋洒洒将近五万字的小说。的心是沉重的,这是一篇关于揭露人性,罪恶,复仇的故事。作者透过张橙这个女医生的角色来切入故事的开篇,透过张成,慧根等人物来烘托整个故事,从布篇来说,这篇小说写得亦幻亦真,情节相当离奇,甚是烧脑的,以现实为题材的小说总是能够让人感受到现实的残缺面及人性的一部分。故事实质是揭露人性的罪恶,尤其是村干部先寿的罪恶行为令人发指,若不是受到如此遭遇,张橙又怎么会想要报仇。当慧根把所以内幕都告诉张成的时候,其罪恶的阴谋昭然若揭,作者以“恶疾”来作为主题,揭示的是其实是人性的罪恶,犯罪的深渊以及对於阴谋的批判。现实主义的小说皆因是现实里所有的现象让人有所感悟,而作者以厚重而老练的文笔把这个罪恶的村庄写得淋漓尽致,虽然浓缩成村庄这个小范围,但其现实批判却远远不止局限于此。构思很巧妙,且在人物以及情节的塑造方面都能够体现出作者的文笔干练。很不错的小说,厚重之中又带有现实的意义,欢迎赐稿,祝福问好作者,望多创佳作。推荐共赏。【责编:洛漾熙】【江山部精品推荐】【江山部·绝品推荐150622第407号】

1楼文友: 19: 9:48 现实主义的小说总是以现实作为核心来展开铺垫。

小说的情节铺垫和人物塑造都堪称是佳作,虽然稍微有些许烧脑。

但浓缩成一个村庄所发生的故事,其实也有一定的局限。

虽然范围小,但是现实的主义却依然在。

回复1楼文友: 14:58:10 谢谢老师。您辛苦了!

2楼文友: 19:41: 8 作者的谋篇真的下了很多功夫和心思。

而且在人性的揭露上,此文可谓是一绝。

问好作者,祝福夏安笔健。

回复2楼文友: 14:59:21 老师的按语和点评都很给力。受教了!

辛苦老师!

楼文友: 21: 1: 7 文笔含蓄有味道。值得细品,先留下脚印。问候作者!

回复 楼文友: 14:59:45 谢谢老师!辛苦了!

4楼文友: 1 :01:05 问好作者,祝福夏安笔健。

回复4楼文友: 15:00:08 谢谢老师!问好老师!

5楼文友: 15:00:40 谢谢大家的关注支持。问好了!

6楼文友: 09:05:55 看完这篇文章,首先让我触动的,是什么扼杀了孩子的天真?张成的天真死于父亲的毒打;张橙的天真死于父亲的背叛;亚男的天真死于母亲的粗暴 让他们活得如此沉重的,都源于爱的缺失。

文中的张成,用自己的自由想换回张橙的美好人生,却不料使张橙遭遇了接踵的噩运。重见天日的张成一心想要守护的女孩,却变成了复仇的天使,天使开始复仇,和恶魔的距离也就不远了。可是什么使天使变成恶魔的呢?这就是兽,先寿,这个披着人皮的狼,毁掉了根慧母亲的一生,也毁掉了张橙的一生。他的兽行,罄竹难书。其中,以恶疾来掩盖罪行的主意,就出自先寿。厌倦之后,让人久久不能走出那一场场难以自拔的泥潭,不得不让人概叹:恶疾不是病,病的是人的灵魂。

7楼文友: 09:06:28 读完这篇文章,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仇恨,以张成的善良,在他得知张橙被害的惨景,也有了杀人的心,并最终杀死了罪魁祸首先寿。更何况直接被害的张橙。如根慧母亲那样软弱的女子,也只能是含恨九泉,能做的,也仅仅是播下一颗复仇的种子。这里面的疯女人蛮妮,觉得她是最纯净的一个,为爱等,为爱疯,为爱死。放眼望去,这里好像看不到一点生的希望,于是,作者设置了忘却的药水,也抛下了想要给予人重生的善心。如果世间真有轮回,人们是否还会走同样的路?愿世界充满爱,愿人们不再有恨。感谢作者赐给我们这场文字的盛宴,期待更多佳作,欢迎继续支持短篇!

8楼文友: 1 :50:52 一篇揭露人性中善与恶,真与假现实主义小说。这篇文字无论是在人物刻画,还是心理描写,都揭露了人性中最残忍的一面,文字注重通过小村庄反映大世界,在描写阴谋、罪恶、报复的同时让读者有所感悟,从而唤醒人们的良知,使人们人们远离罪恶,让世界充满爱。小说结构清晰,文笔流畅。!

9楼文友: 10: 9:58 让人深思的文字!恭喜祝贺亦真美文成绝!

乳房胀痛有硬块
冠心病是由什么引起的
积食咳嗽的症状有哪些表现
友情链接